页面载入中...

“儿童邪典片”是一种视觉变态和伤害,那邪典文化到底是什么

  

  常先生是满族正白旗人,生于1930年,是标标准准的民国人。他父亲常连安是京剧科班艺人出身,后来又靠变戏法、说相声,在张家口、天津一带谋生。民国时期的曲艺界还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社会边缘群体,有着强烈的排外性与封闭性。为了维系行业传承,艺人群体在内部执行一套严格的传承制度。艺人如果没有拜师,便是没有传承的“海清”,无法卖艺挣钱,也没有资格收徒传艺。1931年,常连安让自己的儿子常宝堃拜在名艺人张寿臣名下,两年后,他自己又作为张寿臣的“代拉师弟”,拜在已故艺人焦德海的名下,正式进入相声界。

  常连安是一位相当有成就的实业家,1939年,他在北京创立了当时著名的相声演出场所——启明茶社。启明茶社荟萃了当时北京相声界的骨干艺人,最为夺目的就是常家这一窝“蘑菇”。常连安艺名“老蘑菇”,他的四个儿子依次叫“小蘑菇”“二蘑菇”“三蘑菇”“四蘑菇”。“四蘑菇”就是常宝华。

  “四蘑菇”小时候也被送到学校,但他只读了很短时间的书,就被父亲拉回去学艺演出了。直到晚年,常宝华回忆起这一段,还不无伤感,“我说:我不说相声,我想读书!我父亲到厨房拿出空了的面口袋给我看:老四,咱们得吃饭!”

  带着遗憾的常宝华又回到了相声剧场,在各位名艺人的熏陶和父兄的传授下学习相声。和父兄相比,他已经不再需要“撂地演出”,所以他没有“刮风减半,下雨全完”的演出经历。但另一方面,在卖艺的过程,他仍然遭遇了很多苦难,从小见惯了世态炎凉。

  我那年在天津,还没解放呢,十几岁,每次我一上台,“哗”一下子台下一二排人就走了。我知道为什么走了,带头的这人姓李,行二,是绸缎庄的少掌柜的,他买了票以后要耀武扬威地享受一下对他的吹捧。“哎呦,李二爷来了!”“李二爷好!”我就故意不搭理他。我不理他,他还要招我:“哎呦怎么着四儿?”我说“怎么着二儿?”“你怎么管我叫二儿?”“那你为什么管我叫四儿啊?”旁边说了:“这是李二爷。”我说:“哦,他管我叫常四爷就行了。”他急了“这什么话!”等我一上台,他一摆手,连他带随从就全撤了。我那感受不是理性的,还是感性的认识,这是一种很深刻的很残酷的人权的限制。

admin
“儿童邪典片”是一种视觉变态和伤害,那邪典文化到底是什么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