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2018凯兰帝国际风尚大典 艺术公益行诠释真善美

  除此之外,结尾部分钱默吟的长篇“悔过书”引起了部分研究者的兴趣,具有总结全书的意义,但在翻译的过程中被删去了。“这其实是老舍的心声。”中国老舍研究会会长谢昭新这样评价道。

  在赵武平看来,这个版本之所以具有格外的意义,还与《四世同堂》的文学史评价有关。根据赵武平的判断,夏志清后来未能阅读到这部小说的全部中文原稿,只能根据已经发表的前87章和在美国出版的英文删减版进行评判。此后,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成为了他的代表作,在海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对很多作家和作品的评价甚至成为了“定论”。

  在这部研究著作中,夏志清认为《四世同堂》的“‘视景’是狭隘的爱国主义(在结尾的时候,还稍稍渗进了一点自由国际主义的色彩)”。“夏先生的小说史,对老舍《四世同堂》之前作品的评价,基本上是客观公允的。”赵武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但是“他对老舍的指责,显然失之严谨,不是符合学术研究规范的做法。”

  韩松认为,科幻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去科幻里面找答案。他说,“我们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,很多人都有对未来的焦虑。”韩松透露,和北岛一起策划《给孩子的科幻》的大背景也是对未来的焦虑和好奇。

  有意思的是,戴锦华和韩松都认为,如今没有比科幻更接近日常生活的镜子了。戴锦华说,“今天现实如此强悍,而现实主义如此苍白。” 而韩松说,“现实正在变得比科幻更科幻,无处不在的科技已经对人性本身带来了改变,我有一种愿望是把这些现实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,记录下来它就是科幻了。” 

  随后,在青年科幻作家和中年科幻作家的对谈环节,新生代科幻作家藤野向刘慈欣提问,他是如何建立自己独特的科幻美学的。刘慈欣思考后回答,可能是克拉克的空灵和托尔斯泰的厚重形成了他现在的状态。他说,“我是从科幻迷成为一个作者,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,顺理成章的,但是我这个美学出现过很多,虽然并不完全一样,但是大方向差不多,像克拉克的作品,我的小说受到他影响很深,但是前苏联科幻对我的影响不大,不过苏联现实主义的文学对我影响很大。”

admin
2018凯兰帝国际风尚大典 艺术公益行诠释真善美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